技术

<p>离开BREC表后辞职的前总理大卫卡梅伦已经警告他应该放松谈判基调</p><p>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卡梅伦周四参加了波兰的一次公司会议,并表示保守党上周在英国大选中失去了多数席位</p><p>卡梅伦解释说,随着保守党政府接管的国会权力结构发生变化,其他势力“有权发表谈话”</p><p>“将会有压力推动一个更加软弱的布雷克席位</p><p>” “毫无疑问,事情将变得更加艰难,”卡梅伦说,“但我们有机会与其他各方更广泛地讨论如何实现我们的最佳状态</p><p>”卡梅伦认为,尽管保守党失去了多数席位,但梅仍然继续担任总理</p><p> “总理将更多地谈论布雷奇并谈论其他人,”他说</p><p>他补充说,保守党的13名新成员在苏格兰当选,欧盟居民投票是在去年6月公投的时候</p><p>“新的参与者都在舞台上,”他说</p><p> “苏格兰投票反对布雷克茨,大多数苏格兰保守党希望政策有所改变,”他告诉保守党的苏格兰首席执行官露丝戴维森</p><p>卡梅伦在2015年承诺举行Brecksite公投,成功连任</p><p>他对投票充满信心,但却以相反的结果辞职</p><p>卡梅伦的政治生活实际上已经结束了布雷克斯特公投的失败</p><p>他辞去了国会议员职务</p><p>我提出的胜利数量是一个快乐的数字</p><p>他对卡梅伦的极端政治赌注导致批评欧洲政治和全球金融市场陷入不确定性</p><p>他的继任者梅先生让我想起了他作为欧盟成员后的刹车</p><p>就职典礼后,梅宣布了“硬刹车座位”(欧盟单一市场退出)的主题演讲并推动了早期大选,称他将提高议价能力</p><p>结果,卡梅伦留下了另一个不好的号码</p><p>保守党的席位大大减少,失去了对议会的控制</p><p>工党和保守党,以及反对“软支撑板”(欧盟单一市场仍然)走向谈判方向的情况正在增加</p><p>不仅是卡梅伦,也是保守党的前总理约翰·梅杰也建议修改谈判</p><p> “选民不支持硬刹车座椅,”他说,“我们需要就行动自由和欧盟单一市场进行更好的谈判</p><p>”一些保守派和工党立法者正在呼吁建立一个“两党”委员会来讨论制动方向</p><p>据报道,双方高级官员正在秘密讨论软刹车座椅战略</p><p>据彭博新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