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

<p>考虑一下:现在,你不在你认为自己的位置</p><p>事实上,你恰好是一个由邪恶天才进行的科学实验的主题</p><p>你的大脑已被熟练地从你的身体中移除,并被放在实验室工作台上的大量营养素中</p><p>大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到一台超级计算机,为您提供日常生活的所有感受</p><p>这就是为什么你认为你过着完全正常的生活</p><p>你还存在吗</p><p>你还是“你”吗</p><p>你知道世界是否是这个邪恶科学家所构想的想象力或幻想</p><p>听起来像是一场噩梦般的场景</p><p>但你能绝对肯定地说这不是真的吗</p><p>你能向某人证明你实际上并不是大桶中的大脑吗</p><p>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在其1981年的着作“理性,真理和历史”中提出了这个着名的大脑中思想实验,但它本质上是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尔关于邪恶天才概念的更新版本</p><p>他1641年对第一哲学的沉思</p><p>虽然这样的思想实验可能看起来很滑稽 - 也许有点令人不安 - 但它们起到了一个有用的作用</p><p>哲学家们使用它们来研究我们可以认为什么样的信念是真实的,因此,我们可以对自己和我们周围的世界有什么样的知识</p><p>笛卡尔认为,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方法就是先怀疑一切,然后从那里建立我们的知识</p><p>使用这种持怀疑态度的方法,他声称只有绝对确定性的核心才能成为知识的可靠基础</p><p>他说: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真正的追求者,那么你生命中至少有一次必须尽可能地怀疑所有事情</p><p>笛卡尔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这种哲学思考</p><p>在他的一部作品中,他描述了一个场景,他坐在木屋前的壁炉前,抽着烟斗</p><p>他问他是否可以相信管子在他手中或者他的拖鞋在他的脚上</p><p>他注意到他的感官在过去曾欺骗过他,任何以前曾被欺骗过的东西都不能依赖</p><p>因此他无法确定他的感官是否可靠</p><p>正是来自笛卡尔,我们得到了哲学家所青睐的经典怀疑论,例如:我们怎样才能确定我们现在是清醒而不是睡着,做梦</p><p>为了进一步接受我们所谓的知识挑战,笛卡尔想象存在一个欺骗我们的无所不能,恶毒的恶魔,使我们相信我们过着我们的生活,事实上,现实可能与我们看起来的方式截然不同</p><p>我会假设一些最大能力和狡猾的恶魔恶魔为了欺骗我而竭尽全力</p><p>在大众文化中也采用了大脑中的大脑思想实验和怀疑主义的挑战</p><p>值得注意的当代例子包括1999年的电影“黑客帝国”和克里斯托弗·诺兰的2010年电影“新生儿”</p><p>通过观看经过筛选的思想实验版本,观众可以想象地进入一个虚构的世界并安全地探索哲学思想</p><p>例如,在观看黑客帝国时,我们认同主角Neo(基努·里维斯),他发现“普通”世界是一个计算机模拟的现实,他的萎缩的身体实际上是悬浮在一大桶维持生命的液体中</p><p>即使我们不能完全确定外部世界是我们感官的样子,笛卡尔也会以一丝希望开始他的第二次冥想</p><p>至少我们可以肯定我们自己存在,因为每当我们怀疑这一点,就必须存在一个正在做怀疑的“我”</p><p>这种安慰导致着名的表达cogito ergo sum,或“我认为我就是这样”</p><p>所以,是的,你很可能是一个大桶中的大脑,你对这个世界的体验可能是一个邪恶的天才编程的计算机模拟</p><p>但是,请放心,至少你在想!

作者:郏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