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p>玻利维亚是一个拥有长期政治动员和抗议传统的国家</p><p>它拥有强大的公民社会,以及拉丁美洲无与伦比的强大工会传统,这种传统产生了激进的政治文化</p><p>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由于对经济自由化,特别是失业的缺点的不满,抗议活动有所增加</p><p>玻利维亚的国家处于弱势地位,其传统政党已经被广泛诋毁</p><p>它是南美洲最贫穷的国家,也是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p><p>谁是主角,他们想要什么</p><p>最近几周,位于拉巴斯边缘的一个巨大的城镇El Alto的贫民窟居民已经充分利用了这一特征</p><p>他们要求制宪会议重写宪法,使其更具包容性</p><p>他们还希望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重新国有化</p><p>其他主角包括Chapare的古柯农民,如果举行新的投票,其领导人Evo Morales可能当选为总统</p><p>莫拉莱斯在2002年的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二</p><p>在圣克鲁斯东部低地,土着部落正在挑战当地土地所有者的垄断地位</p><p>与此同时,圣克鲁斯的精英们希望拉巴斯政府获得更大的自治权,并保持更大份额的天然气收入</p><p>为什么天然气这么重要</p><p> 1996年私有化后,外国投资者在该国东南部发现了大量天然气储量</p><p>玻利维亚的天然气储量仅次于拉丁美洲的委内瑞拉,但它需要投资来发展该产业</p><p>最近的一项法律提出了外国公司应付的税款,这些公司现在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p><p>但是,税收增加并没有让许多抗议者感到满意,他们认为普通的玻利维亚人不会从这个行业的发展中获益</p><p>梅萨的辞职会有所作为吗</p><p>如果它导致大选被提出,它可以提供一个政治喘息的空间,但它不太可能解决潜在的问题</p><p>如果他获胜,莫拉莱斯既不会被精英也不会受到华盛顿的欢迎</p><p>制宪会议可能会进一步分化民意</p><p>拉丁美洲的意义何在</p><p>玻利维亚危机凸显了厄瓜多尔等安第斯山脉其他国家民主体制的脆弱性</p><p>它还揭示了经济自由化改革带来的疲劳</p><p>这导致整个地区向左移动,最明显的是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和乌拉圭</p><p>莫拉莱斯与委内瑞拉的乌戈·查韦斯建立了关系 - 这也是他在华盛顿深受怀疑的另一个原因</p><p> ·John Crabtree是牛津大学拉丁美洲中心的研究员,也是玻利维亚抗议模式:

作者:胥少差